欢迎访问青菱校报 - 《青菱报》  

旧版 | 日期查询 | 全文检索 | 返回首页
  
第4期(总第4期) 2009年12月4日   本期八版  上一期  下一期  更多期次  
   第01版:头版 | 第02版:网事·往事 | 第03版:校园互动 | 第04版:热点世界 | 第05版:青菱文锋 | 第06版:校运风采 
     语音播报

关于台湾



作者:本报特约评论员王小峰

  “台湾”这个词对海峡这边的人意味着什么是不言而喻的。一般都是这样,第一,因为政治上的原因,我们不得不知道台湾;第二,因为大众文化,我们不得不知道台湾。但这两种“知道”,这么多年并没有让我们知道真正的台湾是什么,虽然用的语言一样,可恰恰是这两方面的“知道”把台湾给妖魔化了。
  去年,有个朋友去了一趟台湾,回来后我问:台湾什么样?对方说:没劲,台北太小了,跟开封差不多。靠,开封能出周杰伦或者邓丽君吗?我心想,这趟丫是白去了。
  我认识的第一个台湾人是滚石唱片公司的,我的感觉是,她好像一直觉得大陆还停留在大炼钢铁的年代,我当时对她的这种看法感到很不舒服,但时隔多年,我觉得她的判断确实有道理。外表上我们都很现代了,内心深处不是仍然在大炼钢铁吗———我们恨不得在物质上一夜超英赶美。
  后来遇到一个从事IT行业的台湾人,他面试我,我发现,他说的话我都能听明白,但使用的词我要愣一下,比如“记忆体”、“列印机”、“网际网络”、“软体”……那次面试让我觉得很好玩,长得都差不多,交流上已经有明显的差异了,这种差异的背后是什么呢?是六十多年的隔阂,其实两岸之间都相互太不了解了。这些年我们对台湾的了解就是明星而已。而且,往往台湾的东西是经过一番符号化的方式被我们接受,即便是今天有了互联网,好像对台湾也没什么了解,因为那堵高墙比那道深深的海峡还难逾越。
  有一个70后的台湾人,叫廖信忠,在大陆生活,写了一本书:《我们台湾这些年》。这本书讲述了70年代至今台湾的变化。作者的文笔不像很多作家那样优美,但是他却写出了文笔优美的作家没有写出来的一种东西:把最细节和最朴实的东西告诉了我们,那种符号化的东西没有了,把台湾还原回最生活的层面上,有血有肉,这更有助于我们了解台湾。
  在《我们台湾这些年》中,作者告诉我们的是,台湾这些年活的也挺憋屈,首先在国际上的政治身份被取消了,同时也经历剧烈变化,也有很多搞不懂的事情,大家也很迷茫。尤其是,历史原因造成的那种挥之不去的乡愁,以及因此带来的一些社会问题。每看到这里,我就想,这他妈是谁造的孽啊。
  有些段落,谈到台湾的政治状况,让我总有一种冲动,如果是电子文本,我会马上把“台湾”替换成“大陆”,读起来照样逻辑通顺。廖老师感叹:大家都不容易!某种程度上讲,两边的生存状态差不多。
  在这本书里,我读到了一句话,是蒋经国老师说的: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!
  (作者王小峰系《三联生活周刊》资深主笔,06年被《时代》周刊评为年度人物,被网友誉为“中国博父”。本文经作者授权刊登,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、转帖)

特别推荐:

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,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,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

验证码:点击更换图片
 相关文章
 我有话说
打开

《青菱报》 © 青菱版权所有    |  关注您的关注  |  社论坊谈  |  权威发布  |  青菱人物  |  校园资讯  |  招聘信息  |  媒体工商  |  关于我们  | 在线投稿   
服务提供: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    技术支持:华文网报     友情链接:中国高校校报协会